雲澈沉迷博雅

博雅他有那—————么好ヽ(*´∀`)ノ 博雅一生推|主推晴博|一点点杂食|出没不定|文笔不行画风辣鸡|开学咸鱼

晴博 地铁(r18)

对这是上次联文我的关键词…为什么茼艾太太写的那么小清新啊hhh
*旧粮搬运
*全文走链接(因为太肉了x)
*打不开的可以爬到微博  雲澈_博雅平安京最好prprpr 看w无删改

晴博 网恋(有改动)

   网恋
  
  *根据贴吧的一个贴子改编
  
     *比微博上的有一点点改动
  
        *并不好吃的车在评论链接
  

  安倍晴明,男,大三实习生,最近处于一段尴尬的恋情中。
  
  那天他休假无聊在租住的房子里打游戏,是个做任务申的小号,平时也不怎么玩,就随便上线打一打,想起来就升升级,装备都是破破烂烂的,ID也是随机出的“白狐之子”。
  
  突然出现在屏幕内的一个ID引起了晴明的注意。
  
  “雅乐之仙……?”
  
   想起自己也有个善奏乐器的小一届的幼驯染,晴明顺手就把敌方阵营的‘雅乐之仙’给杀了,就是没由来的不满。
  
  想着要是那个人骂过来,就回他一句‘我凭本事杀的人,你有什么不服?’
  
  他就是无聊想随便找点事做,骂骂人撕撕逼的也不介意。
  
  结果还没复活的‘雅乐之仙’在聊天框里发了一句「妹子打的不错啊。」
  
  妹,妹子???
  
  晴明没忍住,等他复活了之后又杀了他一次。这下你该知道我虽然玩的女号用的女头但不是妹子是帅哥了吧。
  
  结果他发了好友申请,顺带来了个组队邀请。
  
  好友拒了,稀有副本可不能错过。
  
  「妹子好友申请你是不是手滑了?没关系我再发一次。」
  
  聊天框里的‘雅乐之仙’有点显眼。
  
  晴明没理他第二次第三次的申请,等第四次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不知道他这么执着是有什么企图。”
  
  纯粹是出于好奇才点的同意,真的。
  
  晴明加完就后悔了。
  
  这游戏怎么没有禁言功能啊,就你有嘴,一天叭叭的。
  
  那个‘雅乐之仙’跟晴明聊装备说技能,还教他怎么打日常,某某条主线怎么做最方便,打了一堆废话。
  
  ……这游戏怎么打我还不知道吗,我刚杀了你两次。
  
  说了半天,他最后发了一句:「我讲明白了吗?」
  
  「嗯。」
  
  晴明觉得他应该知道自己不耐烦了,结果他扯了另外一个话题继续瞎白话。
  
  “啧。”
  
  然后他又杀了‘雅乐之仙’一次。
  
  「不错不错你还会学以致用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晴明没回他话,下线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第二天再登录,给他逮了个正着。
  
  「妹子你昨天怎么突然下线了?是信号不好还是停电了?唉你是不是还在上学啊我跟你说……」
  
  “……忍住,杀人犯法,我可能碰到的是个傻子。”
  
  ‘雅乐之仙’就带着他天天打副本做日常啊,偶尔还给他点稀有装备的。晴明在实习,忙,上游戏的时间也少,偶尔登上去他都在线,还‘小姐姐你终于上线了’的喊,再和他打游戏聊天。
  
  “像只粘人的小狗。”
  
  这是‘雅乐之仙’目前在晴明心中的印象。
  
  晴明基本在周末上线,‘雅乐之仙’便每周都等他,这应该是他的主号,已经快满级了,算得上“大佬”吧。
  
  晴明不明白自己这二十几级的小号他怎么会在意呢。
  
  “……说不定他喜欢狐狸。”
  
  又一次组队打本,‘雅乐之仙’带着算上晴明的三个萌新号,剩下一个也算半个大佬。Boss战一轮后就剩半血的他和残血的另一个大佬,也真是个傻子,不奶自己和队友,偏偏复活晴明,明知道两下他就又会被打死。
  
  最后这个本打了二十分钟,靠他的被动技赢了。
  
  他被那几个组队的骂了十分钟,因为耗时太久拿不到好东西。
  
  「你刚才干嘛不奶自己复活我?」
  
  「想复活就复活你啊。」
  
  算了,还是别和他主动聊天了。
  
  「对了妹子!我能不能加你的QQ?」
  
  后面还带了表情图,想着他可能把自己当成亲友好做任务,晴明就本着“我这么善良的人对待傻子肯定要抱以自己最大的宽容”翻出了自己不常用的一个QQ小号给了他。
  
  「好,QQ号是……」
  
  「谢谢妹子!!!」
  
  
  现在的晴明有点想找到当初的自己,狠狠的扇他几个大嘴巴子:叫你心软!叫你宽容!!叫你无聊!!! 肠子都悔青了!
  
  
  

    晴明的QQ小号名字也是白狐之子,没想到对面还是雅乐之仙……
  
  嗯,是个很有自信的人。
  
  个屁啊。
  
  晴明加了他之后最受不了他活的像个老头子一样……算了,楼下惠比寿大爷都没他作息规律。
  
  他大二,比晴明小一岁,正是精力旺盛适合熬夜修仙打游戏的年龄,但是他天天让晴明晚上十点去睡觉。
  
  「你一定要早点睡,晚睡对女孩子皮肤不好,还容易有黑眼圈……」
  
  “…大哥我求你了要不你去变个性当个女生试试?”
  
  当然晴明没有打出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去睡吧。」
  
  敷衍的回了他一句,晴明抓住熬夜的机会修仙打游戏,修到凌晨四点,吸足了仙气。又过了两个小时,手机震了一下,打开看是他的QQ电话。
  
  晴明没接,于是他又发了条语音,晴明调大音量后播放:
  
   「妹子妹子起床了吗!新的一天开始啦!」
  
  “我新的一天才刚睡下……”
  
  就不明白了,清朝都灭了,怎么还会留下这种傻子???
  
  晴明没理他,关了游戏去睡觉,一觉睡到下午,起来后打开手机,消息被他刷爆屏。
  
  他就打了四个字特别高冷的回复:「我起来了。」
  
  结果雅乐之仙秒回,让人觉得他可能已经盯着屏幕等了很久了。
  
  「妹子你又几点睡的啊,我不是跟你说了别熬夜要早睡早起了吗,女孩子晚睡对身体不好啊。」
  
  「对了那你今天晚上和我一个时间睡,女孩子一定要作息规律。」
  
  「哦。」
  
  “你找你的女孩子去我是男的……”
  
  「我都跟你说了我不是妹子是男的。」
  
  「你怎么那么幽默?」
  
  「……算了。」
  
  不和他犟了。
  
  “……结果居然被屏幕对面那个傻子牵着鼻子走了。”
  
  晴明那天想了好久,最后得出结论:跟傻子聊多了会被同化。
  
  之后连着几天,雅乐之仙一直催着晴明早睡,晴明忍无可忍了,故意给他发消息。
  
  「你别大早上的给我打电话了行不行,烦死了。」
  
  他知道雅乐不喜欢别人说他烦。
  
  雅乐愣了半天没有回复,最后委屈巴巴的发了一句:
  
  「我就是想你身体健健康康的,熬夜不好。那我以后不叫你了,你去打游戏吧。」
  
  晴明也觉得这话有点过火了。
  
  「……那你以后还是叫吧。」
  
  「那妹子你以后别说我烦。」
  
  「好好好,你不烦,你不烦。」
  
  后来晴明真的改了改作息,雅乐也不再每天准时六点钟打电话,改成了七点或者更晚一些。但是晴明知道他已经起床了,他就想自己睡个好觉。
  
  
  “哎呀,是安倍同学吗?”
  
  “八百老师?”
  
  晴明在回住处的路上意外碰到了自己的老师。
  
  “最近的实习生活怎么样?”
  
  “还可以的,谢谢老师关心。”
  
  “……”
  
  “老师您怎么了?”
  
  “……如果最近碰到了心动的人,千万别放弃。”
  
  “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的桃花运最近不错而已,回见了。”
  
  八百比丘尼,在校园内号称可预知未来的神秘老师。
  
  “……桃花运?总不会是那小子吧……”
  
  其实晴明真的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他在学校里学习不错,能力也可以,和同学老师的关系一般,可真要说起挚友也就那么几个。
  
  雅乐是第一个让他有点感动的网友,这辈子从没见过这样的人,好像自己对他很重要,非他晴明不可。
  
  前提是性别为女的自己。
  
  算了,自己又不喜欢那个傻子。
  
  总有一种感觉,他身边的人都知道自己是男的,就他一个一直觉得自己是女的,晴明可不止一次说过自己是男的,可这傻子偏偏不信。
  
  “要是我有朋友碰到这种事,我肯定……也不告诉他……”
  
   「我是男的。」
  
  晴明一上线就发了一句。
  
   「妹子你别开玩笑了,我在游戏里看到你一个女孩子拿大刀杀了我我就觉得你是一个特别厉害的人!」
  
  「……」
  
  以上是原话。
  
  晴明在雅乐之仙的软磨硬泡下还和他 在游戏里结了婚。
  
  晴明觉得只是做个任务而已。
  
  可雅乐好像是认真的,结完之后高兴的在世界频道里一直刷屏,弄的晴明都不认识这两个字了。
  
  就好像那天真的是他们大喜的日子。
  
  
  「你是个好汉子。」
  
  当天晚上,晴明发完这句就睡觉了。
  
  「!!」
  
  「妹子你不会在给我发好人卡吧?!」
  
  

  
   两人结识之后晴明的第一个生日他加班。
  
  很晚才回到家,洗完澡躺在床上之后打开手机才发现那个傻子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妹子生日快乐!」
  
  是熬夜卡点发的,真是个傻子。
  
  「嗯,我知道了,谢谢。」
  
  「妹子你怎么上线那么晚啊?」
  
  「刚下班。」
  
  「我们开YY我给你唱生日歌啊?」
  
  晴明其实挺感动的,今天只有几个朋友和外地的父母打电话祝贺,他已经好几年过生日不吃蛋糕了,这次看见他贺卡上的蛋糕图片竟有些感动。
  
  「行。」
  
  晴明不开麦,只是静静的听着他唱歌。
  
  信号不好,他的声音杂着滋滋啦啦的电流声,一卡一卡的听不清。
  
  「你唱歌跑调,不好听。」
  
  打这句话的时候,晴明的嘴角是上翘的。
  
  「那那那我怎么办?」
  
  「你网名叫雅乐之仙,你会什么乐器吗?」
  
  「这个没问题啊,那你以后要给我摸你的尾巴毛。」
  
  「哦,不给。」
  
  对面没有答话,但听动静是从不远处拿了什么过来,大概是他很喜爱的乐器吧。
  
  「我也就吹笛还拿的出手了。」
  
  「嗯。」
  
  顺滑的笛声从手机的对面传出,晴明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
  
  此刻万物都应和着他的笛声,没有喧闹声,晴明觉得自己仿佛与声音融为一体。那笛声逐渐消散于黑夜,即使已经停下演奏,袅袅余音仍萦绕在他的耳边。
  
  “太美了……”
  
  怎么叫“还拿的出手”,这简直不是这世间所能奏出的美妙乐音。
  
  「还,还可以吧?」
  
  「妹子你还在吗?」
  
  「……太厉害了。」
  
  「!」
  
  「你的笛声真的很好听。」
  
  「被媳妇夸了!」
  
  那笛声晴明真的永生难忘。
  
  
  「对了,为什么你这么确定我是个女的?」
  
  「你看过微微一笑很倾城吗?」
  
  「……」
  
  「你看里面的女主游戏打的那么厉害,不发照片也不开麦,还不是一样很漂亮,我相信你也那么漂亮。」
  
  那抱歉,我可能让你失望了。
  
  晴明其实想过证明他是个男的让雅乐死心,可每次都不了了之。
  
  “我该不会…真喜欢他吧?”
  
  可我们都是男的啊……
  
  两人吵架吵的最厉害的一次他真的觉得会分道扬镳,可是第二天雅乐问他:
  
  「你想把我丢了吗?」
  
  这个人除了没认出自己是男的,其他地方都挺聪明的,扮猪吃老虎,套路太深了。
  
  后来雅乐的妹妹加了晴明,第一句就是:
  
  「嫂子好!」
  
  「……」
  
  「没事嫂子我知道你是男的。」
  
  「那你怎么不告诉你哥?」
  
  「有什么关系,真爱不分性别啊。」
  
  那个网名叫凤之青羽的高中小女孩,是个腐女。
  
  她给晴明发了特别多BL的漫画小说,还说他肯定会喜欢的。晴明没忍住翻了一篇……现在有点怀疑人生,这二十几年好像白活了……
  
  「我挺对不起你哥的。」
  
  「为什么?」
  
  「我骗了他的感情,比骗钱还残忍。」
  
  「不会的,他那么傻,肯定是真心喜欢你的。」
  
  「……」
  
  晴明关掉了聊天界面。
  
  他知道,雅乐喜欢的只是网络上的那个身为女生的“白狐之子”,而不是他这样一个男人。
  
  翻一翻聊天记录,他刷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这些全部都是聊天时有一句每一句的被他逼出来的。
  
  晴明满脑子都是这件事,连工作也有些力不从心,领导还特意给他批了几天假休息休息。
  
  「妹子妹子你这两天怎么不理我呀?」
  
  「别叫我妹子了,我是男的。」
  
  「妹子你不要我了吗?」
  
  「我不和你玩了你爱找谁找谁去吧。」
  
  他心里真的很乱。
  
  「妹子你是不是最近不开心,我知道平常你不会这样对我说话的。千万别生气,有什么事总会过去的,大不了你睡一觉,等你醒了之后还有我呢。」
  
  晴明不是个gay,他真的隔着屏幕喜欢上了雅乐之仙。
  
  上次有这种复杂感觉也是因为对一个男人动了心,那是他高中的邻居兼校友,憨憨傻傻的,但精通很多乐器,是个全方面发展的好学生,后来上了不同的大学就分道扬镳了。
  
  「……要不我们见一面吧?」
  
  「好啊好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挺想骗你一辈子……”
  
  晴明承认自己其实是把对面那个人当成了高中的幼驯染,两人的聊天方式很像,他原先想等毕业了就向那人告白,
  
  结果考完试后他们全家就出去旅游,两人的第一志愿学校也差的很远。晴明在一次遗失了手机后彻底失去了那人的联系方式。


  晴明早就在等了。
  
  雅乐之仙本人比他想象的帅多了,这样的人应该有很多女孩追才对啊,为什么喜欢网恋呢。
  
  天生的黑发上挑染了点红,看上去有些桀骜不驯。
  
  对不起了,今天就让我告诉你网恋没有好下场吧。
  
  他坐在长椅上,时不时抬头看看身边的女生,没人和他打招呼又低下头去接着等。
  
  「妹子你到了吗?」
  
  「我到了。」
  
  「在哪在哪?!」
  
  「后面,白头发靠着墙的那个。」
  
  晴明看见他看到自己时眼神中的失望了,但他还是苦笑着挥了挥手。
  
  “这儿,雅乐。”
  
  下一秒,两人都愣住了。
  
  “你是…博雅吗?”
  
  “晴明?!”
  
  造化弄人,这段时间一直在聊天的对方竟是高中同学,而博雅也正是晴明暗恋的那个幼驯染。
  
  没有同学团聚时的温情,博雅转身就走。
  
  身后扬起的马尾像拍在晴明脸上,火辣辣的疼。
  
  那一刻,他的心好像碎了一地。可这不是最美满的结局吗?
  
  晴明知道,他很高兴那个人是博雅,可也因此让博雅讨厌起来自己,他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加喜欢博雅,可这一切已经全部结束了。
  
  QQ好友被删了,他发送了一条验证消息:
  
  「大老远的来这,不吹吹空调啃块西瓜叙叙旧再走吗?」
  
  博雅回了句:
  
  「滚。」
  
  这个傻子怎么可能说出这么重的字眼?
  
  他的QQ密码甚至还在晴明手里,只要他想,晴明随时能加回去。
  
  他没有做。
  
  那个人会找到比自己好很多的女生,然后幸福一辈子。而不应该是个男人。
  
  假期还有两天,晴明打算忘掉所有有关他的回忆,这才知道,除了声音和相貌,他对他的了解仅仅止步于高三那年。
  
  他曾经看到一个女生给博雅的留言,写的很棒,截图后刚想和他说句子很好,他就说了一句:
  
  「妹子你是不是吃醋了?别担心我已经把她删了。」
  
  那个女生已经做好告白的准备了,却告诉她她心仪的男生已经把她删了。
  
  还有一次两人相约看日出,其实是他死活要陪自己熬夜,到了凌晨两点钟他撑不住了,非要自己唱歌给他听,晴明就给他发了首威风堂堂。
  
  「怎么样,还困吗?」
  
  「不困了……」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个好汉子脸颊的热度,明明还是他先来撩人的。
  
  六点钟的太阳准时升起。
  
  「你看你看!太阳出来了!太阳太阳!」
  
  「不就是太阳出来了吗你兴奋什么。」
  
  「因为我和你在看同一轮太阳啊。」
  
  「……」
  
  晴明这里其实已经阴了好几天了,说太阳好看是骗他的。
  
  「呐,我的城市哪里都好,可就是没有你啊。」
  
  这个傻子偶尔打起直球了他还真招架不住。
  
  「要是有你在,发生什么我都不在乎。」
  
  「嗯。」
  
  躺在床上越想两人的回忆越多,高中的一幕幕场景也一并涌上心头,晴明干脆下楼跑了几圈强迫让自己疲劳到想睡觉。
  
  可做梦梦见的还是他。
  
  梦中的他的笑颜真的很好看。
  
  第二天晴明打算重振旗鼓,调整好状态准备明天去上班的时候发现了一条验证消息:
  
    「火车站怎么走。」
  
  是他的。
  
  真是个傻子。
  
  走了一天多没有找到火车站,他的妹妹也怕是故意不帮他。
  
  「给个定位,我去找你。」
  
  两人相遇在一家宾馆,气氛非常尴尬。
  
  “那个…等会我请你一顿,然后下午送你去火车站吧。”
  
  “哦……”
  
  “你生气了吧…对不起……”
  
  “……”
  
  “那个,打也好骂也罢,要是能让你顺心一点的话就来吧。”
  
  “那……你亲我一口我就原谅你。”
  
  “唔?”
  
  晴明非常意外,但还是在他的额头上烙下一吻。
  
  博雅的脸已经红透了。
  
  “昨天我妹和我说了很久,我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爱情都已经很少了,为什么还要在乎性别呢?”
  
  “博雅…对不起……我骗了你。”
  
  “唔…嗯……我见面时其实高兴了一下……”
  
  “唉?为什么?”
  
  “我也喜欢你啊…打算高考完就告白的……聊天只是因为我觉得网名很像你……”
  
  “唉?!”
  
  “有什么不满吗!”
  
  博雅的衣角已经被主人揉搓成团紧握在手里。
  
  “不是,博雅…我一直以为我是单恋。”
  
  “单…晴明你也……”
  
  “嗯,博雅,我喜欢你,是非你不可,缺了你就没有办法的那种喜欢。”
  
  “……别突然告白啊……”
  
  “你聊天的时候不是很会说吗?”
  
  “不一样啊……”
  
  “对了你昨天为什么突然走了,害我觉得伤害了你很抱歉。”
  
  “我以为你在玩我……”
  
  “博雅你…真的是个好汉子啊。”
  
  “你在戏弄我吧?”
  
  “没有。”
  
  “明明有。”
  
  “噗。”
  
  两人倒在床上,都笑了起来。
  
  “博雅你真的想好了?我们的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呢。”
  
  “嗯,我不是说了吗,有你在我就什么都无所谓。”
  
  “博雅?”
  
  “唔?”
  
  “我真的好喜欢你。”
  
  “都说了别随随便便就告白啊……”
  
  博雅涨红了脸,看上去十分可爱。
  
  “我也喜欢你…晴明……”
  
  然后他就把脸深深地埋在了枕头里。
  
  八百老师的预言再次成真,为了缓解单相思痛苦的两人网聊解闷,对方竟是自己的单恋对象,主动出击不放弃,牢牢抓住自己的红线。

晴博 白粉婆婆(原著向)

   车部分走评论链接,打不开我再给你私一遍,比之前微博上的做了点小改动

         白粉婆婆
  
  
  *努力的偏向原著风
  
  *文中事件为虚构
  
  *文中人物除晴明博雅蜜虫和白粉婆婆外均为虚构,白粉婆婆有查询。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
  
  繁密的樱花开在枝头,赘的树枝比平常低了几分,风从中穿过时会带走几片花瓣,但过不了多久,即使是无风的时候花瓣也会掉落,而后翠绿的新叶会取代它们的位置。
  
  殿上人源博雅,此刻正在土御门的安倍晴明宅邸内与他对饮,两人中间的盘子上摆着已烤好的蘑菇和酱汁作为下酒菜。
  
  “太快了……”
  
  “什么太快了,博雅?”
  
  “季节…说是时光什么的也不为过。”
  
  “唔……”
  
  “明明现在正是樱花开的最灿烂的时候,但我却常常为它们以后的凋落而感到悲哀…”
  
  “怎么讲?”
  
  “晴明,你说樱花从冬天开始准备,许久才能绽开,但花期是如此短,等回过神来已经不是赏樱的季节了。 过不多久就会凋落融入泥土成为来年春天花朵的花泥。
  
  虽然每年的樱花都十分灿烂,但谁会知道这朵樱花是不是去年的那朵,想起来赏樱的时候已经快过了花期,它化为了花朵或叶子,亦或是新枝条呢?终究只有那么一现的机会。”
  
  博雅的右手握着酒杯,里面残留的酒液上浮着两片花瓣,说了太多话而有些口渴,博雅就着花瓣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樱花是樱花,那是它生存的意义。生长是樱花生存的意义,开花是樱花生存的意义,凋落也是樱花生存的意义。和风,水一样,樱花只是作为樱花而活。”
  
  “唔……”
  
  “博雅,你说的是自然界中的轮回,人也是一样,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源博雅和安倍晴明与樱花无样,
  
  所有事物都在无限的轮回之中,说不定下一个轮回,你是技艺高超的阴阳师,而我是擅长雅乐的贵族呢。”
  
  “……”
  
  “‘咒’也正是如此。”
  
  晴明背靠着柱子,身上依旧宽松的披着那件白色狩衣,右腿支起,右肘搭在上面,手中则握着刚喝净的空酒杯。
  
  “晴明你又来了,每次你一说起‘咒’我就头痛,像说着另外一件事,连我以前明白的东西也不懂了。”
  
  “是吗?”
  
  晴明的嘴唇红润的如同女子一般,嘴角像含了蜜,脸上总是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
  
  “你是不是又在取笑我?”
  
  “哪有。”
  
  “明明就有,你看,又笑了。”
  
  “我只是赞赏博雅你而已。”
  
  “那不还是笑了?”
  
  “博雅觉得我笑就是笑了,觉得我没笑就是没笑,这也是一种‘咒’。”
  
  “晴明!”
  
  博雅有些不满的撅起嘴巴,为自己和晴明又斟满了酒。
  
  虽然蜜虫在一旁,但两人几乎都是自斟自饮。
  
  “好了好了,那今天就先不说‘咒’了,博雅,你今天应该不是为了跟我喝酒才来的吧?”
  
  “唔,叫你老是逗我都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
  
  “晴明,实不相瞒,今天我是带着委托来的。”
  
  “谁的委托?”
  
  “藤原常次大人。”
  
  “是之前托我去解决被女鬼般若报复事情的那位大人?”
  
  “对,就是他。”
  
  “难不成这次又是关于女人的事?”
  
  “没错晴明,听说这次常次大人患了恶疾,危在旦夕了,而且据说和最近的‘栀子姬’有关。”
  
   “栀子姬?”
  
  “你没听说吗?”
  
  “没有。”
  
  
  二
  
  “栀子姬”在京城已小有名气。
  
  据说是一位身着破烂水干的老婆婆常向各家的小姐太太们兜售香粉。
  
  婆婆的白发随意的盘起,上面插着一朵栀子花,不分是否是栀子花的花期,她头上的花朵一直都盛开着,还散出淡淡的香气。被人问询有关自己的任何信息都闭口不谈,时间久了,就被人们称作“栀子姬”。
  
  她偶尔在夜晚挑选着敲开宅邸的大门,将粉售给有缘人,因此得到她的香粉的女性并不多。
  
  “香粉,能让男人把注意力全放在你身上的香粉……”
  
  据说本人是这样描述的。
  
  如果有幸得到她的粉,擦上后面容会逐渐变得娇嫩,红唇,水灵的双眼,似乎整个人都或多或少的变了样子,成为自己心中最美的样子,或许是心理作用,但那几位女子都确确实实的改变了自己的容貌与姻缘。
  
  最开始是小野诚的爱女晴子,她出身不凡,怎奈生就一张平凡甚至有些丑陋的脸,因此提亲的男人都是为了她家的权力和金钱而来,连云雨之事时也不肯多看她两眼。
  
  晴子心中自然很是难过。
  
  但一切从她接过栀子姬的香粉开始改变了,那香粉似乎有惊人的魔力。晴子大概从一年前开始擦这粉,连家人都觉得惊奇,她的双眸又大又亮,唇也是标致的樱桃小口,塌鼻子挺了,整个人完全变了样。
  
  现在只有晴子挑选男人的份了。
  
  但至今日,她手中的香粉已用完,再想买已找不到那位恩人婆婆。
  
  但前不久,她的脸突然特别痒,请了药师涂抹上止痒的膏药也不管用,痒到忍不住指甲去抓挠,挠破了表皮流出血液,只会是又疼又痒,仍忍不住用手去挠伤口,就像是要把肉扣下来一般大力的抓挠。时间一久就化了脓,还不等伤口养好,晴子又去抓旧伤,那张美丽的脸庞就变得伤痕累累。
  
  晴子发痒的地方是脸的四周,与头皮,耳朵和下巴的交界处,围了一圈惨不忍睹的伤口。
  
  还没等药师制出新药剂,晴子就撒手人寰了。不是病死,更像是妖物所为。
  
  晴子的痒病持续了一周,一天清晨,下人叫她起床,却发现晴子一动不动的躺在铺上,掀开被褥一看,她的脸皮被人整张剥下,皮下的肌肉与藏在里面的骨骼交织着,鲜血染湿了大片地板,连装饰用的栀子花都散落一地。看这有与人争斗过的痕迹,怕是被剥下皮后生生流血过多痛死的。
  
  小野虽尽力将此事压下去,但之前买了并涂抹过香粉的受害人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而且多是贵族小姐,所以博雅在宫中能最先听到。
  
  因为曾购入香粉而后怕来委托博雅找晴明解决问题的人也不少。
  
  
  三
  
  “所以,之前买了栀子姬香粉的人,现在都被剥了脸皮而死了?”
  
  “嗯。”
  
  “有趣……”
  
  “晴明!”
  
  “那常次大人也?”
  
  “不,常次大人还活着,被剥了脸皮的是他相好的女人。”
  
  五天前的夜晚,藤原常次坐上牛车,打算去和相好的女子幽会,因工作繁忙,两人已有数日未谋面。为了掩人耳目,只带了两个信得过的随从。
  
  拉车的黑牛在月光下缓慢的行使,随从一左一右的伴在车子两旁。在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香气。
  
  那香气淡淡的,透过垂帘传入牛车内,闻了让人神清气爽,但急着去见那女子,常次并没有过多的在意。
  
  到了门口,常次让随从们先回去,第二天早上再来接自己,之后便进了幽会的屋子。那女人看起来也是刚到不久,昏暗的室内仅有一灯如豆,更是添加了不少情趣。
  
  暗色的屏风横在两人中间,屏风那边的烛火将女子的身影映在上面,有一种无以言说的朦胧美和暧昧感。
  
  常次忍不住,膝行至前拉开了屏风。
  
  她用半透明的面纱遮住脸,似是害羞,常次唤了她几声“玲子”,她没有应答,想着今天又是玩什么新花招时,常次期待的摘下了她的面纱,凑过去想吻她,然后,瘫倒在地。
  
  玲子的脸已是血肉模糊,肉皮像是被某种东西从头上生生撕下,鲜血顺着脖子浸透樱色的十二单衣。本该是脸的地方没有了脸皮,红色的肉和白色的骨骼缓缓转向了常次的方向。
  
  “常平大人……”
  
  “玲、玲子?!”
  
  “常平大人您不吻我了吗?为什么离我那么远?”
  
  玲子的声音从肉中传出,黏糊糊的听起来非常恶心。
  
  “今晚不再疼爱我了吗?还是有了新相好的女人所以要抛弃玲子了?”
  
  “玲子!别、别杀我!”
  
  “常平大人…”
  
  没等玲子的话说完,常次就连滚带爬的逃出了房间,身后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追着他。
  
  “您不是说会对我一直忠心,无论变成什么模样都会一直爱我吗?”
  
  “我爱您啊……”
  
  “…大人……爱……”
  
  “别追我啊啊啊啊!”
  
  常次越听越怕,好不容易逃回了家,那妖物在门外叫喊了一夜,等到东方开始发白,门外渐渐没了声音,他才让几个胆大的下人去查看,发现玲子趴在门前,早就没有了气息,脸皮也是真的被人剥了去。
  
  “据说常次大人那天回家后,衣服下面湿了大半呢。”
  
  “噗,博雅。”
  
  “唔?”
  
  “后来呢?常次大人回家后生了什么恶疾?”
  
  “常次大人的病和之前的晴子玲子不一样,是小腹处生了疮。”
  
  “小腹?”
  
  “嗯,也是一开始奇痒,而后生疮,再后来不碰都会蔓延了,现在好像已经长到那个上了,连如厕都有困难。”
  
  “那为什么玲子小姐会喊常次大人‘常平’呢?”
  
  “这个…我也没听人提起过……”
  
  “……栀子姬吗…有趣。”
  
  “所以晴明,常次大人的家人知道我和你交情深,就想拜托我让你去帮忙解决,怎么样,去不去?”
  
  “既然博雅说的那我当然要去。”
  
  “走?”
  
  “走。”
  
  “走。”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四
  
  晴明和博雅两人乘着牛车,来到了藤原常次的宅邸,一进院子,就有股说不上来的香气,想再闻,却又闻不到了。
  
  家人把二位领到常次的寝室,收起了室内的屏风。
  
  常次躺在被褥里,人消瘦了许多,按理说只是是疮应该并没有多大的危害。
  
  “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让你们跑一趟我心里真是过不去……”
  
  “常次大人放心,我和博雅大人会好好帮您诊断的。”
  
  在有外人的时候,因为官位不如博雅高,所以晴明对博雅的态度会变得恭敬起来。
  
  “那就多谢了……”
  
  “失礼了。”
  
  晴明掀开被子,把常次的上衣解开,那疮就摆在眼前,密密麻麻的生着,红紫色的疮上已经开始结痂,让人看了心生恶寒。
  
  “唔……”
  
  那疮看起来并没有异常,上面还有些像是药粉的白色粉末,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好像在哪里闻过。
  
  “常次大人,那粉末是药师给的吗?”
  
  “嗯,有个上了岁数的老婆婆给的,说是对我这疮很管用,用了之后真的不痒了,就是一直不好。”
  
  “常次大人,请停止用那个药。”
  
  “为什么?”
  
  “疮已经扩散到大腿了,再使用的话别说那个了,整个下半身恐怕都会残废。”
  
  “什……”
  
  “那晴明,有解决方法吗?”
  
  博雅似乎忘了这里不是晴明宅邸,和平常一样随性的喊了晴明的名字。
  
  “我今天只是来探看情况的,可以暂时抑制疮的扩散,能不能给我点那个婆婆给你的药粉?”
  
  “如果能全部带走的话就感激不尽了。”
  
  晴明令下人准备纸笔,拿毛笔沾满墨汁后在裁成条状的纸张上写下一些博雅看不懂的文字,与其说文字,更像是图案。
  
  “请把这个贴身放在疮上,过两日我会再来。”
  
  “多谢晴明大人……”
  
  “还有常次大人,这件事,和那位玲子小姐有关系也说不定。”
  
  “唔……”
  
  “晴明,那粉末到底是什么啊?”
  
  “博雅,我大概明白了点什么,这次我需要很多你的帮助。”
  
  “我?”
  
  “嗯。”
  
  “说到底那是什么?”
  
  “我也不是很确定,所以先不能告诉你。”
  
  “说说看怎么了,我可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不要,我可不想在博雅面前出丑。”
  
  “唔…总不会是那位‘栀子姬’所为吧?”
  
  “说不准呢……”
  
   两人在颠簸的牛车内谈话,一路通向土御门的晴明宅邸。
  
  
  五
  
  晴明的宅邸内,除去主人,还有一位身穿唐衣的黑发女子。
  
  “晴明……”
  
  “嗯?”
  
  “这就是你让我帮你的忙?”
  
  那位“女子”其实正是源博雅,他身穿唐衣,解开发辫,在脸上涂抹女性的香粉,假扮成女人的样子。
  
  “嗯,如果让蜜虫她们去的话,式神的气息会被发现的,那位婆婆应该是阴态之物。”
  
  “扮女人的话,你比我应该更合适!”
  
  博雅说的没错,晴明确是位美男子。
  
  “嗯?”
  
  “出云国的那次,你不是也换了女装跳舞?”
  
  “所以这次轮到博雅你了啊。”
  
  “你……”
  
  “博雅你穿女装也很好看的啊。”
  
  “唔……”
  
  晴明或许参杂了些私心在里面,前不久,两人刚刚确认了自己的感情。
  
  “来,我帮你把头发梳好。”
  
  “……”
  
  “还有,拿着这个护身符,药粉剩的不多了,那位婆婆今晚可能还会到常次大人的宅邸去继续给他粉,等下我会用那些粉占卜,我们要在出事之前拦住她解决问题。
  
  这药好在药效没那么快,还有时间。”
  
  博雅把符咒收入怀中,红着脸由晴明为自己把发束起。
  
  “老实说我真的不太放心。”
  
  “怎么?”
  
  “博雅这么漂亮,万一让那妖物嫉妒了可怎么办啊。”
  
  “…你又戏弄我。”
  
  “是真心话。”
  
  “……”
  
  “对了,博雅你晚上要注意说话的语调,用词和走路的姿势哦。”
  
  “唔?为什么?”
  
  “毕竟要骗就要骗得全面一点,从各个方面都去学习女性以便更好的扮演。”
  
  “只是你想看吧!”
  
  “让蜜虫来示范好了。”
  
  “……”
  
  “博雅,记住自称要换成女性的「私」哦。”
  
  “啧……”
  
  “表情表情!再柔情一点,蜜虫你继续示范走路的姿态。”
  
  “是。”
  
  式神蜜虫少见的规规矩矩的走路而不是用飘的,身后的衣摆拖在地板上。
  
  “注意蜜虫的动作,手部稍微自然点,步子要迈的比平常小不少。”
  
  “所以说干脆你来啊……”
  
  贵族源博雅,现在正为如何扮演的像一名女子而突击训练并且异常苦恼。
  
  
  
  
  夜晚。
  
  换上女装的博雅站在路旁,像是在等待心上人的贵族小姐。
  
  那位婆婆果然如期而至,发辫上的栀子花凋落的只剩下了两瓣,在夜风中瑟瑟发抖。
  
  尽管对方是位老妇人,但博雅仍不敢掉以轻心。
  
  “这位小姐深夜待在这里,莫不是有要紧的事?”
  
  “……是、是,我在等您,听说您的香粉有奇效,可以让人变美。”
  
  牢记于心的措辞和身形步伐,晴明也提前施了咒,让博雅的声音听起来比以往尖细。 在外人看来博雅大概真的是一位貌美的女子。
  
  “又一个……”
  
  “您说什么?”
  
  “没什么,很遗憾我的香粉已经没有多少了,但有一种药效快的会损伤身体……今晚就可以……”
  
  栀子姬低下头去在身上寻找什么,声音也越来越小,博雅甚至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无妨,请给我一些。”
  
  “啊…真是美丽的脸啊……还不满足吗?”
  
  “嗯?”
  
  “真是贪得无厌的女人们啊……”
  
  她的手中拿起些香粉,准备向博雅的脸上洒去。
  
  “博雅!”
  
  暗处的晴明从结界里出来,拿宽大的衣袖挡在博雅面前,被洒上粉的布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溶解。
  
  “…为什么你要站出来而不是逃跑?”
  
  栀子姬发问。
  
  “很抱歉,这位小姐是我的人。”
  
  “晴明!”
  
  “哼……”
  
  “男人…不都是一个样子,喜新厌旧……”
  
  栀子姬…也可以说是白粉婆婆,见情况不妙刚想逃,却被困在了结界里。她脸上的皱纹逐渐消失,变成一张张貌美女子的脸——都是被害的女子。
  
  “怎么可能……我好恨啊…只是因为她们比我年轻漂亮……就抛弃我……那些男人,看到我就不管不顾的跑掉……”
  
  “所以你才要剥去她们的脸皮?”
  
  “拥有青春还不满足,那就给我吧……”
  
  栀子姬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疯狂的敲打着结界,身上掉落了几个装满粉的药盒。
  
  “没用的,那是用你的栀子花干花瓣布下的结界,还有常平大人的遗物,我想他真正的心意应该已经转达到了。”
  
  “常平大人……”
  
  “他死时没有瞑目,因为身体过于衰弱已经没办法外出了。”
  
  “怎么可能……”
  
  “……我说过,栀子花和你真的很相配。”
  
  角落传出似有似无的声音,一棵粗大的树木后隐隐闪现出人影。
  
  “抱歉…走吧,不要再给他们添麻烦了。”
  
  “常平…你……”
  
  “走吧,这样的话就没有人可以阻拦我们在一起了。”
  
  “晚了…晚了啊……”
  
  栀子姬痛苦的哀嚎着倒在一地的粉盒中,化为一具白骨,身旁散落着几张血肉模糊的人脸皮,最中间的那张应该是她自己年轻时的,不算特别漂亮,但清纯,动人。
  
  六
  
  
  “栀子花和你很相配呢。”
  
  四十几年前,藤原常次的父亲藤原常平对一位年龄相仿的女子说出此话,从此,她的发上总会插上一朵栀子花。
  
  常平只是抱着试试玩的心态,打算云雨几次后就抛下她不管,但他竟动了真情,女子的一颦一笑都扯动着他的心。
  
  他们的家境并不相配,女子只是平民,而常平则是贵族。
  
  “常平大人…为什么……”
  
  “很明显不是吗,那些贵族小姐们比你年轻漂亮,还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家庭所迫,年轻的常平被迫离开心上人,与“门当户对”的女子结婚,还为此编造了一个谎言。
  
  女子不信,便日日守在家里等候,等着她的夫君告诉她那只是一个玩笑。
  
  男子结了婚,有了孩子,她等成了老太婆,极度的怨恨让她活剥下自己平庸的相貌,在莫大的苦痛中开始“生成”。
  
  “变成鬼也好,我要当面问他为什么……”
  
  栀子姬终于下定决心,即使化为恶鬼也绝不放过他们。
  
  发上的栀子花轻轻飘落一瓣。
  
  而常平早就病逝,无力再去找回真正的心上人,怨灵被执念束缚在附近的土地上。
  
  含恨堕鬼的栀子姬误以为常次是常平,才在深夜袭击了他。
  

*旧粮搬运
微兽化车,云养猫灵感嘿嘿嘿x

达拉崩吧设定x
博雅被所有人卖了的感觉x
有一点点H描写
【改了下排版顺眼多了】

晴博 小白胖子x

梗来源于小野鸡(吧)太太对竹间清风皮的评价小白胖子hhhhh

突然发现大佬们开车都是放链接的……
人怂不敢发图了x
链接在评论里w

依旧是旧粮…原著《觉》的后续,打卡上车了啊x

三十题的后续大概要到国庆了x电脑上隐藏掉的存稿被我妈删了…还连带了好多图……【豹哭】

对哦我还坑了个三十题来着……

校园设定的晴博车x
这几天慢慢把战场转移到乐乎(不是)